网站新闻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媒体报道 >

抑郁研究所CEO任可入选2020年福布斯亚洲U30医疗科技榜单

爱上负心人txt,爱情小说txt,公主殿下驾到txt,生死爱恨一念间txt
时间:2020-04-16 12:44来源:互联网 作者:admin

  2020年4月2日,福布斯公布了第五届年度30 Under 30亚洲精英榜单,该榜单选出了300位来自亚洲的技术颠覆者、创新者与企业家。抑郁研究所CEO任可成功入选,以25岁的年纪成为“医疗科技”榜单中最年轻的上榜者。

  2020年4月2日,福布斯官方发布2020福布斯亚洲地区“30位30岁以下精英”(30U30)榜单,这是《福布斯》亚洲版团队第5年推出该榜单。今年,该榜单评审团成员由创新工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开复、真格基金合伙人兼CEO方爱之,Vertex Ventures合伙人刘根平、MiraclePlus创始人陆奇等业界知名企业家、风险投资家、商学院院长等共同组成。此次评选中,中国内地仅有61名人才上榜。抑郁研究所创始人兼CEO任可成功入围“医疗科技”榜单(Healthcare & Science),这也是继2019年福布斯中国“30U30”之后,任可再一次登上福布斯榜单。

  根据世界卫⽣组织的数据,我国泛抑郁⼈群多达1.8亿⼈,抑郁症患者达9,000万⼈。但目前国内目前至少有一半的患者未得到有效的治疗。其一是因为社会环境对抑郁症患者的包容程度还有待提升,容易给患者带来病耻感,延误就医。其二,国内的相关医疗资源有限,处于强烈的供不应求状态,⽽且⼼理咨询师也良莠不齐。在这种条件下,患者较难获得完整的、⾼质量的治疗。

  抑郁研究所CEO任可曾是一名互联网公司的产品经理,在工作期间患上重度抑郁症。患病期间,任可在微博、知乎等平台、社群中发布自己的治疗日记与经验,而越来越多的病友成为任可的粉丝并加入社群。

  2018年9⽉基于抑郁KOL“所长任有病”IP的粉丝,在北京创办了抑郁研究所,帮助抑郁症患者提供完整的解决⽅案,包括医疗和咨询⽅案的渠道对接,以及在患者社区内提供疾病教育和解决失眠、焦虑问题等衍⽣服务。

  如今,抑郁研究所与多家精神医疗平台、⼼理咨询平台和精神类药物平台开展了业务合作,提供包括抑郁测试、药物指南、康复课程、线下活动、电商产品等一系列解决方案。目前抑郁研究所的通过内容吸引了上百万粉丝,更在上万患者社群中提供线上问诊、康复陪伴等服务。

  亲历公共心理疾病教育工作,任可发现市场对于疾病科普内容的诉求很大。抑郁研究所公众号中发布的《2019年中国抑郁问题蓝皮书》已经被中科院心理所、西南交大、北师大心理等80多家媒体平台转发,《抑郁症就医指南》等疾病教育文章也被北师大,安徽理工、西北师范大学官网收录。

  2020年的“抗疫之战”让许多产业停滞甚至关闭,但互联网医疗、知识付费、在线教育这些领域却迎来了再一次的爆发。抑郁研究所作为抑郁症解决方案提供平台,也在此期间为患者提供了切实的帮助。

  年后复工,抑郁研究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开展公益直播和“暖心行动”免费心理咨询活动,帮用户进行心理疏导。疫情期间,用户每天9:00-23:00可以拨打电话获得免费心理援助.

  此外,针对抑郁症患者疫情期间无法购药问题,任可联合团队广泛搜集资料,整理了一批可信赖的药物购买平台,先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。再进一步和精神卫生中心以及各心理咨询机构开展了线上义诊赠药、免费心理咨询的活动。

  相比国外发达国家的心理研究和治疗体系,国内对于抑郁症的治疗体系并不是很完善,目前至少有一半的患者未得到有效的治疗。如按照人均可接受最低治疗1000元的费用来算,抑郁症潜在的市场接近千亿元规模。

  治疗期间,抑郁症发作的平均病程为16周,治疗后痊愈平均需要时间20周,如果没有得到系统性的有效治疗,单次病程一般会持续6-15个月。据一项Meta分析资料分析也显示,抑郁症患者的终生自杀风险为6%。我国人口自杀率在22.2/10万人,其中超过46%的自杀身亡者都患有精神疾病,而未经治疗的精神疾病是绝大多数自杀的原因。

  国内传统的抑郁症治疗方式主要靠患者在就近的医院进行问诊,确定病情后通过心理咨询或服用药物进行治疗,但由于我国的医疗体制和心理咨询供需矛盾等问题,医院不提供配套的心理咨询治疗,只提供药物和物理治疗方案,并且心理咨询的需求和供给极其不平衡。同时由于的国民性格和文化传统,抑郁症的患者有强烈病耻感比较抗拒就医,据统计9000多万患者中服药比例不足10%。

  对于抑郁症患者而言,从医院和心理咨询等机构端得到的是治疗方法,但他们真正需要的是什么,却鲜有人去考虑,这在国内是完全缺失的。所以抑郁研究所一直在坚持,从患者的角度出发,给出更有温度的解决方案——当前,抑郁研究所主要为用户提供心理测试、社群问诊、倾诉树洞和自杀干预等服务,帮用户观察和了解自己的病情,结合患者的病情匹配心理咨询师、预约医生,并对合作的医院进行导流。公司业务已经覆盖170余家精神病医院,合作1500多位专业心理咨。

  基于患者角度出发,抑郁研究所设计了“陪伴者计划”,以朋辈咨询的形式,组织患者互相陪伴度过危险期,并辅以作业疗法完成精神康复。截至活动发起第三期,参与人数已超2万人次,患者们用陪伴的力量告诉彼此“在孤独这件事上,你并不孤独。”

  抑郁研究所提供的自杀干预服务会为每一个加入社群的患者设置“求生锦囊”,患者在入群登记时,可提供自己基本信息及病史,工作人员会根据患者的情况匹配不同属性的社群,如“产后抑郁群”,“留学抑郁群”,“抑郁家属群”等,以帮助患者更安全、高效的交流。自杀干预服务目前已完成多起抑郁症患者自杀事件的解救。

  目前,除了面向患者的活动外,抑郁研究所正在积极筹备面向大众的多元化科普展览项目“抑郁博物馆”。整个项目已向患者征集了“情绪体验”、“眼泪收集”、“疤痕计划”、“人像拍摄”等多个主题的视频、图片素材,联合了多家博物馆及多位开展音乐疗愈、戏剧疗愈、艺术疗愈的艺术家。希望借“抑郁博物馆”的展览,去展现抑郁患者真实的生活状态及病症对生活的影响。把抑郁症的真相撕开给公众看。

  任可表示:“国内心理疾病患者普遍还是有很强的病耻感,公众教育将是精神健康领域的长期议题。抑郁研究所希望能代表少数派人群和公众对话,从而获得更充分的医疗资源。”

(编辑人admin)

关键词:

-